1. 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执纪

有人举报我挖塘渣,能不能告诉我是谁?

信息来源:余姚市纪委市监委    发布时间:2020-07-03    浏览次数:

“我又挖了几车塘渣,今晚能不能运出去?”“这几天查得紧,过几天再说。”

电话那头是被举报对象:余姚市马渚镇非法采矿人员黄滕长。电话这头是举报接收人:原余姚市国土资源局马渚国土资源管理所副所长余科辉。

无视党纪国法,肆意践踏手中的公权力为非法采矿人“通风报信”,2019年11月4日,余科辉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0年3月19日,余科辉因犯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缓刑二年。

碍于熟人面子 一次次默许非法行为

“平时不怎么出门,还是喜欢在家和单位两点一线地生活着,过着平淡的人生……”翻开余科辉的悔过书,可以看到这样一句自白。那么,是什么让一个安于平淡的人,最终偏离了两点一线,走向一条岔路?事情要从两年前的一场饭局说起。

2018年5月,经熟人介绍,马渚当地非法采矿人员黄滕长在当地一家酒店宴请余科辉等人。“我想在马渚镇沿山村边做边坡治理边挖塘渣,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请你们多照顾照顾。”在饭桌上,黄滕长表明了自己想非法盗挖的意图。尽管明知黄滕长是想借“边坡治理”之名,行非法盗挖之实,然而碍于熟人面孔,余科辉并未当场表示反对,这让黄滕长嗅出了一丝机会。

不久,黄滕长便来到余科辉办公室向其“讨教”。原来,边坡治理的申请未能获批,眼见一计不成,黄滕长又心生一计:打着修路的幌子偷挖塘渣。一回生两回熟,在余科辉面前,黄滕长对自己的非法行径毫不掩饰,而余科辉的回应却含糊其辞、避重就轻:“可以这样操作,不过修路的手续要办出来,不然我们是要查处的。”对于余科辉的话外音,黄滕长立刻心领神会,之后,其非法采矿团伙便开始了在沿山村的疯狂盗挖。

甘于被围猎 通风报信成了家常便饭

2018年9月5日,沿山村有村民举报反映黄滕长的盗挖行为,余科辉在带队赶往现场执法的途中接到了黄滕长的电话,赶紧叮嘱对方:“沿山村有举报件,我现在带队过来检查,你们不要挖了,赶紧停下来!”等余科辉“赶到”后,盗挖现场早没了人影,他也未按正常程序扣押挖机等作案工具,只走了个过场便回去了。事后,为表感谢,黄滕长再次宴请余科辉等人,并在饭后送给每人四条高档香烟。

为了确保盗挖过程“万无一失”,黄滕长一直和余科辉保持着“密切”联系,一有风吹草动,就通过短信向余科辉打探消息。因为觉得“太过于敏感”,余科辉总是特意不回信息,而是选择给黄滕长回电话,以自认为“不着痕迹”的方式向对方通风报信。就这样,两人短信、电话往来密切,“配合”默契。甚至有一次,黄滕长向余科辉打听举报人信息:“有人举报我挖塘渣,能不能告诉我是谁?”余科辉很快回了电话:“举报人的名字不能跟你说,电话号码我告诉你。”在余科辉一次次通风报信的庇护下,黄滕长总能“完美”避开执法,其犯罪团伙在沿山村的盗挖行为日益猖獗。

挑衅纪法威严 终将自食苦果

2019年4月12日,余姚市纪委市监委对沿山村非法采矿涉及公职人员有关问题线索进行核查。经查,2018年5月至2019年4月,余科辉在担任余姚市国土资源管理局马诸国土资源管理所副所长、主管辖区土地矿产执法监察和信访等工作期间,多次接受非法采矿人员黄滕长的吃请和香烟,不但不按照规定依法查处其非法采矿行为,反而违反规定多次向其通风报信,泄露国土部门执法信息,并向其透露举报人信息,帮助非法采矿人员逃避查处。

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以黄滕长为首的非法采矿团伙在沿山村非法获利140余万元,曾经的绿水青山变得满目疮痍,当地群众对此深恶痛绝,社会影响十分恶劣。然而,即使有余科辉的全力“助攻”,仅凭其一人之力,也无法帮助黄滕长团伙“瞒天过海”、横行其道。

随着调查的深入,原余姚市国土资源局工委会副主任沈定张、原余姚市国土资源局马渚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曹昊、原余姚市国土资源局马渚国土资源管理所巡查员陈中元、马渚镇综合执法协管员朱百鑫、马渚镇综合执法协管员劳亮亮、马渚镇沿山村村委会主任叶百军、马渚镇沿山村党委书记宣张龙等7名违纪违法公职人员被一一“揪”了出来。从市到镇再到村,串起了一张强大的保护网,为黄滕长的犯罪团伙牵线搭桥、出谋划策、通风报信、说情打掩护……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在非法采矿人员的拉拢腐蚀下,这些公职人员集体失守,屡屡渎职失职,合伙纵容黄滕长的犯罪团伙,极大助长了违法犯罪气焰,致使集体和百姓遭受重大损失。最终,包括余科辉在内的8人均受到应有的惩处。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