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执纪

打黑英雄沦为保护伞 从一张烟票开始

信息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7-15    浏览次数:

他曾被视为“打黑英雄”。10年前在原奉化市第一例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中,他担任专案组组长;参与侦破数个大案要案,多次获得省市级荣誉;出任原奉化市最年轻的派出所所长……从警23年的王鲁辉又一次登上了新闻,但这次是接受审查调查的通报。

立场动摇,从一张小小的烟票开始

2009年,王鲁辉主办了原奉化市首例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因表现突出被列为后备干部。36岁时,他被任命为原奉化市西坞街道派出所所长。

身为街道治安管理负责人,本应守一方百姓、保一地安宁,但随着职务的提升,王鲁辉的思想防线没有进一步筑牢,反而逐渐开始松动。据他回忆,落到如今地步,是从与赌场老板们勾肩搭背、接受赠送的烟票开始的。

出任西坞街道派出所所长后,王鲁辉成了赌场老板董某某、郁某某接触拉拢的目标:“如果能和他牵上线,搞好关系,就相当于为赌场的运营买了一份保险……”

2013年11月,王鲁辉接到群众举报,带队对辖区内的游戏赌博厅进行巡查,董某某、郁某某耳闻后,马上找到了王鲁辉,请他“网开一面”,并悄悄塞给他几张烟票。当时,王鲁辉恰逢投资失败、手头拮据,面对唾手可得的财物,理智和原则被贪欲和侥幸所替代。

“西坞村游戏赌博厅里有放高利贷等违法行为”“亭山村长期存在移动赌场、野外赌场,闹得村民家破人亡”……在接到110指令和群众举报后,在王鲁辉授意下,派出所出警后都采用口头警告等处理方式,对辖区内发生的赌博犯罪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样,在他的袒护下,面对村民的屡屡报警,民警只是例行进村、走个过场,赌博问题猖獗如故。

在王鲁辉担任派出所所长的4年间,他与董某某、郁某某称兄道弟。董、郁二人甚至经常出入王鲁辉办公室,与其喝茶闲聊。为了抓牢这把保护伞,二人逢年过节便向王鲁辉“孝敬”烟票。据统计,从2014年到2017年,王鲁辉共收受烟票75张,价值约人民币67000元。

据奉化区纪委区监委调查人员介绍,烟票虽小,但颇受行受贿人员青睐:一方面,受贿人用烟票可以换取等额现金,存放、处理和兑换都比较方便;另一方面,直接用钱行贿太惹眼,转账易被追溯,“赠送”烟票,打着人情往来的幌子,避免了直接拿现金的尴尬。

作风张扬,培育亲信排除异己

王鲁辉自认主持查办过多起要案,自满情绪强烈,平日作风张扬。因为其父亲经营菜场,他便私自决定将派出所食堂供货承包给家里人。为排除异己,他将远房亲戚印海军聘用为派出所协警兼驾驶员,并推举其为协辅警大队队长。

“通过重用印海军,王鲁辉在所里培育了几个亲信,建立了小团体。”调查人员介绍。赌场老板对王鲁辉的公关之路,也大多从印海军下手。

在王鲁辉的纵容下,印海军经常对派出所里的民警发号施令。王鲁辉的种种行为在所里引起了严重的不满情绪,但其依然我行我素,不加任何约束。

假借王鲁辉的权力威势,印海军也与当地赌场老板往来甚密。他以放贷为由,将十万元本金交由董某某保管,根据赌场收入情况,每月董某某以利息的形式返还印海军一到两万不等。

“实际上即使按高利贷算,利息也不会有这么多,这就是以民间借贷为由,行受贿之实。”调查人员介绍。因为家中经营烟酒店,印海军经常将香烟带到赌场售卖,市场价900元的香烟,他标价1100多元,为了讨好印海军和他背后的王鲁辉,董某某、郁某某只能照单全收。

为己私利,替信访人出谋做事

2017年5月,王鲁辉由公安战线转任奉化区信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失去了赌场老板这一生财渠道,他脑筋一转,竟然将主意打到了信访人身上。

2018年9月,王鲁辉在负责处理信访人举报宁波一公司经济纠纷时,插手企业内部事务,积极为信访人出谋划策,还向相关司法人员打招呼,干预司法审判。为“投桃报李”,信访人买下了王鲁辉出售的一套房屋,并以出租的名义,让其继续居住。

“作为信访干部,与服务对象发生经济往来,这是触犯纪律规矩底线的行为,严重悖离了职责要求。”调查人员说,“当年冲在办案一线的打黑英雄,现在为了钱物使出这种种手段,已经彻底蜕化变质。”

2019年9月25日,王鲁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奉化区纪委区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19年12月24日,王鲁辉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印海军也已被移送司法机关,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我未能站稳政治立场,收受他人钱财,作为执法者走上犯罪的道路。”“我交友不慎,感情用事,未能清楚的认识到他们接近我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我对身边人管教不严,平时没有很好的管教和教育,真是害人又害己。”……

在忏悔书里,王鲁辉写下了这辈子最沉痛的领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