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首页
  3. >> 今日头条

改革开放40年之宁波故事:东向大洋千帆竞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7-25 08:45:22  浏览次数:

“15年前到你们村的情景我都记得,我一直惦记着乡亲们……”

巍巍四明,群山欢腾。阳春三月,浙江省余姚市梁弄镇横坎头村村民奔走相告:总书记给咱回信啦!

本世纪初,横坎头村还是一个交通闭塞、房屋破旧、村民收入较低的经济薄弱村。2003年春节前夕,刚刚担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专程到梁弄镇和横坎头村考察调研,提出了建设“全国革命老区全面奔小康样板镇”的殷切期望。今年2月,横坎头村全体党员给总书记写信,汇报该村15年来奔小康取得的成绩,并表达了建设美丽乡村的决心,很快收到了总书记的回信。

从曾经的经济薄弱村到如今的全面小康示范村,横坎头村的巨大变化是宁波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缩影。地处杭州湾核心,背靠长三角城市群,坐拥超级大港,宁波正勇立改革开放潮头,书写着一座城市的奋进故事。

图为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郑凯 摄


东方大港驶向改革开放新蓝海


7月的宁波,热浪袭人。宁波舟山港中,30万吨级的巨轮穿梭往来,通达全球600多个港口。去年,宁波舟山港的吞吐量突破10亿吨,成为全球首个10亿吨超级大港。

谁曾想到,这个正加速融入“一带一路”的国际化大港,曾经只是一个内河小港。1978年,中央决定在上海建设宝钢。上海的水深靠不了10万吨大船,炼钢用的进口铁矿石进不去。专家考察后一致认定,把码头建在邻近上海、优势天然的宁波北仑。当时的宁波港正向东发展,刚开辟镇海港区,从内河港发展为河口港。

已经90岁高龄的原宁波港北仑矿石中转码头首任党委书记萧群不会忘记,1979年1月,在北仑10万吨级矿石中转码头打下的第一根桩。“三年建设,高峰时有1.8万多人、上百艘船舶在施工。”萧群把当时的建设场景形容为“大地喧闹、大海翻腾”。

1982年,码头全系统带负荷联动试车一次成功。

1982年11月,第一艘3万吨级装满化肥的货轮靠上了码头。

1984年8月6日,浙江港口装运的第一批10个集装箱从宁波港的镇海煤炭码头起吊出海,意味着集装箱运输装卸与国际接轨。

……

港口,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心中,始终有着沉甸甸的分量。2005年12月,习近平在出席宁波—舟山港管理委员会授牌仪式时说:“今后的大手笔建设,一个浓墨重彩之处,将是在港口建设方面。港口建设的重点,将是在宁波、舟山‘一体化’之举。”

2006年12月27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启动吊机按钮,标志着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突破700万标准箱。

时光雕刻出的巨变印证了当时决策的远见卓识。2015年9月29日,宁波舟山港集团揭牌成立,两港实现了以资本为纽带的实质性一体化。300多公里深水岸线、19个港区、600多座生产性泊位,在同一个市场主体下重装上阵、形成互补;通过海铁联运、水水联运等手段,宁波舟山港正致力打造“一带一路”最佳结合点——目前,宁波舟山港海铁联运业务覆盖全国14个省36个市,并延伸至中亚、北亚和东欧国家,去年宁波舟山港海铁联运箱量突破40万标准箱,同比增长60%。

东向大洋千帆竞。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的指引下,宁波舟山港正一步步向建设运输效率最高、服务质量最优的国际化强港迈进。


“卧波巨龙”架起发展质量新高度


把视线从港区逶迤而行的巨轮移向西北,在中国东海岸杭州湾喇叭口,一条巨龙凌空架起。2008年5月1日,杭州湾跨海大桥——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正式通车。

这条全长36公里的“卧波巨龙”,让习近平总书记深情牵挂。2003年至2008年间,他曾六次视察大桥工程。“我在浙江省工作了5年,亲历了全长36公里的杭州湾跨海大桥的修建。这一工程不仅促进了当地从交通末梢到交通枢纽的飞跃,更通过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汇聚和扩散影响了经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促进了苏浙沪经济圈发展。”2014年6月,在国际工程科技大会上的主旨演讲中,习近平总书记阐释了杭州湾跨海大桥建设的重要意义。

杭州湾跨海大桥,带着总书记的厚望,成为浙江连接上海乃至长三角地区的“黄金通道”。它的建成,使沪杭甬三地的路网格局从原先的“V”字形变为“A”字形,使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可更为快速地汇聚和扩散。它还与上海东海大桥、舟山大陆连岛工程一起,让上海港与宁波舟山港成为组合式港口群。也因为这条大通道,高端产业项目和创新要素加速流向长三角南翼,杭州湾两岸活力不断迸发。

杭州湾新区这片353平方公里的土地就因桥而兴。2018年1月,新区完成财政收入19.5亿元,同比增长29.6%,高出宁波全市平均增幅16.1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包括环境风洞实验室等在内的汽车项目群,在杭州湾产业集聚区破土动工。随着汽车制造、智能终端、通用航空三大千亿级产业以及生命健康、新材料等一批百亿甚至千亿级产业集群的进驻,曾经的海涂荒滩上,一座国际化产业新城拔地而起。

如今,浙江省全面实施大湾区大花园大通道大都市区建设行动计划,一个以上海、杭州和宁波三个环杭州湾地区联手打造的“环杭州湾大湾区”呼之欲出。作为连接三地交通的重要枢纽,这座跨海大桥也将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朝大海,迎风挺立,架起改革开放的新高度。


“亲清有道”构建和谐政商关系


“5天之内4次飞行谈判,让我真切感受到了‘宁波效率’,这是高铁之外的另一种中国速度。”项目落户宁波后,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终身教授杨荣贵感慨万分。因为一项荣获“2017年度全球物理十大突破”的辐射制冷超材料技术,杨荣贵和他的团队成为各国争抢的焦点。去年下半年以来,仅中国大陆就有近30个城市向他们抛出橄榄枝。然而,他们最终选择了宁波。

机会向来垂青有准备的人。宁波市早就为这个项目物色了过渡厂房。项目拟落户的奉化区还组成专门团队,为项目审批“上门服务”。从第一次会面到决定落户宁波,仅用了5天;从签订框架协议到完成企业注册,用了1个月;预计半年,产品即可下线。

世界级项目成功落户宁波,折射的是宁波“亲不逾矩、清不远疏”的“亲”“清”新型政商关系。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宁波的殷切嘱托。2003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宁波市委常委民主生活会上指出,“各级干部既要亲商爱商,大力支持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又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

作为民营企业的发祥地之一,宁波从未停止探索构建健康、清廉、公开、透明的新型政商关系的脚步。

2016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后,宁波市研究出台了《关于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意见》,进一步规范政商交往行为。

与杨荣贵有着相同选择的,还有宁波某模具公司董事长沃兆达。10年前,他在外省投资建厂。今年,他决定回乡发展。理由很简单——“这里的营商环境好,干部行得正、能办事”。

“10多年前,北仑步入高速发展期,但防止利益输送的制度建设还是空白。”北仑区纪委常委林静芬说。如今,该区已建立政府与企业间的联系沟通机制、快速反应机制、双向评议机制等,并通过探索设立廉政工作室、试点“亲清家园”等措施,用铁的纪律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清风架新桥,亲风暖港城。亲不逾矩、清不远疏的“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正渗透在宁波商业活动每个角落,与大港、大桥一同构筑起大气的新环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